首页 »

【长三角两地书】崇明人看启东: 嗨,我俚沙浪人

2019/9/28 0:40:15

【长三角两地书】崇明人看启东: 嗨,我俚沙浪人

沙浪人,是人们对崇明、启东、海门人的别称。


在上海中心城区里,有好多市民分不清崇明人和启东人(包括海门人)。在他们眼里,崇明人和启东人操着同样的口音,早年的穿着又都是基本相同的花色土布做成的服饰,生活习俗也大体相仿。因此他们往往把崇明人当成启东人;启东人当成崇明人,反正生活在沙上,都是沙浪人。


其实,崇明和启东虽然地域相近、文脉相通,但是在实际生活中也有着较多的差异。这里,我们就拿沙浪人的“沙”字来说吧。


两地的土地,是由长江中上游下泄的泥沙堆积而成的。启东人历来把自己脚下的所在地叫“沙地”,因为这些地方成为沙洲以后,渐渐和大陆并涨在了一起。而崇明呢,沙洲出露水面后哪怕面积再大,时间再久,依然被江海环绕着,是一个岛屿。所以崇明人一直用“沙洲”称自己脚下的土地。更有趣的是,在清末民初时,两地的居民还喜欢把崇明叫里沙;把启东称外沙。这种叫法直到1928年崇明启东分治时才结束。


要说两地分治,有一定的因果。由于启东的土地大都是清代中叶前期开始涨迭起来的,至清末才逐渐连成一片。新涨出来的土地上,前来垦拓种植的大多是崇明、海门搬迁而来的移民。而土地的所有主,都为崇明的粮户(地主)。由于启东成陆比较晚,生活条件艰苦,所以粮户们的地虽然在启东,人却大都居住在崇明,只是到了秋后才去那里收租。因此启东地界的老百姓和崇明粮户间矛盾很大,几次三番向北洋政府要求分治,终于在1928年正式设立启东县。


分治后,虽然同是沙浪人,相互间却有点看大不起对方。崇明成岛早,土地盐分少,能种植水稻;而成陆晚的启东,多为盐碱地,种植以杂粮和棉花为主。崇明人因此常常称启东人为“蕃芋段头”(意为生活贫困只食杂粮);启东人也因为自己县域大人口多,把崇明称之为“小崇明”。当然,这只是表面的现象,真正在骨子里,倒还有着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味道。


不是吗,当年有许多的崇明小伙迎娶的是启东姑娘;当年崇明有许多乡镇委局的干部都是来自启东的渡江干部;当年两地一样在农业生产上大有建树;当年两地有许多相同的土特产名满外地:如大红袍赤豆,白山羊肉,土布,老白酒,香酥芋艿……谁叫我俚都是沙浪人。


后来,直到1958年崇明划给了上海,隶属不同才使两地有了较大的差异。当崇明人为提高粮食产量而苦战三夏种植三熟制时,启东成了全国闻名的棉花之乡。而崇明,得益于成了上海郊区,在计划经济的年代里,无论是日用品也好,食品也好,购买远比启东来得方便。那年月,常常见到有启东的亲戚,带着土产品来崇明。当然,带回去的就都是启东那边难买到的上海货。

上世纪80年代,崇明与启东、海门之间摆渡必须经过的牛棚港码头 作者供图

 2010年,已关闭的牛棚港码头 作者供图


要说崇明和启东真正生分起来,大概是在上世纪60年代。那时,崇明岛北面的长江里有两个新的沙洲涨起。这沙洲崇明人称之为黄瓜沙,启东海门人称之为永隆沙和兴隆沙。待到它们高出江面可以围垦时,就有启东海门的农民上去筑堤。那时沙洲虽然离崇明近,但是说老实话,它们根本不在崇明人的眼里,崇明人认为在那里围垦条件差,设施简陋,成不了气候。


记得当年我曾经去兴隆沙(当年还叫五七农场)。到兴隆沙,得从当时的启东港坐机帆船出发。摆渡到达。也没有什么码头,船员们从船上拉下跳板,让乘客踩在上面晃晃悠悠地走下来。岸上湿滑,那天我见到一个女的因为不留神,趔趄着跌入江中,将要淹没时,被手疾眼快的船员拉了上来。岛上根本没什么树木,只是有稀稀拉拉的芦苇,在泛着淡霜似的盐碱地里冒出。在芦笆搭建起来的小屋内,一个负责人接待了我,给我喝的是一碗咸味的浑茶。调查过程中,不时有大大的花白蚊子在我身边转悠,一不小心就会被狠狠地叮上一口。这环境,这条件,和我们崇明北部江边的国营农场比,完全有着天壤之别。那时在崇明农场里,住的虽然也是芦笆房子,但是整齐划一。路筑得宽宽展展平平整整。用的是水塔过滤后的自来水。吃的是公共食堂。场部的商店,货物充沛;医务室里,常用药品齐全。每到农闲时,还会放映电影或有文艺演出。我心下不由感叹,同为沙上,这五七农场也太荒凉落后了吧。


后来,因为兴隆沙和崇明北沿并涨连接了起来,也因为它还在继续往东延伸,为这沙洲的归属问题,人们起了纷争。由于隶属不同行政区域,两地的沙浪人,在改革开放的轨道上也各自行进着。这么多年来,看看启东,全国科技百强县市、中国明星县市、全国卫生城市等荣誉,多么激动人心;瞧瞧崇明,国家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全国绿化模范县、全国科普示范县等称号,也着实让人振奋。


随着崇启大桥的开通,两地又拉近了距离。如今我走在江苏启隆镇这块直接与上海崇明接壤的土地上,看到镇容村貌早已今非昔比。条条沟河流水清澈、倒影迷人;条条道路纵横交错、坦荡如砥。枝繁叶茂伟岸挺拔的行道树,满眼翠绿清香诱人的水稻田,整齐划一高大宽敞的塑料大棚,鸡鸭成群鱼跃鸟鸣的生态养殖场,硕果高挂花儿飘香的种植园,无不显示着这里的沙浪人和崇明的沙浪人圆着相同的梦。相信,在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的进程里,启东也一定会无缝对接并融合在其中。嗨,到了那时,我俚崇明和启东这些沙浪人,就真正成了上海北大门人!

 

想知道启东人怎么看崇明,请点击此处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