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沈老太太的鸽棚如何拆?来看上海执行法官的工作日记

2019/8/14 5:24:52

沈老太太的鸽棚如何拆?来看上海执行法官的工作日记

编者按:

执行难,是一个顽疾。今年4月初,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执行难专项整治动员大会,并庄严承诺用两到3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为此,全市各级法院打响了破解执行难攻坚战。近日,本报记者选取并整理了5位执行法官的工作日记,以此来分享他们对执行工作的所想、所感和所盼。

 

讲述人:张青(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
  

6月2日 星期四 多云
  

没错,就是她,沈老太太。
  

今天一早,当案头再次出现她的执行案卷时,我浑身就发痒。对,不是头疼,也不是牙疼,真的是发痒。
  

去年夏天,摄氏40度的高温,我身着月牙白的夏装来到被执行人沈老太太的家。空气中弥漫着腐败、发酵的气息,左脚踩着一堆软乎乎的物体,外面渗着黄色的粘液;右脚陷入一只破竹篮,接着就是一堆咣当咣当的易拉罐。立足不稳,一手就扶住了墙壁,哪知道上面竟粘满鸟粪,顿然间,我浑身发痒。
  

案子其实并不复杂,沈老太住七楼,陈老太住六楼。沈老太门口有个朝北的公用平台,她用砖头搭棚养鸽子。鸽子飞进飞出,羽毛、鸟粪漫天飞,周围居民怨声载道。沈老太的“雅兴”还不止于此,她喜欢“收藏”各色垃圾。平台一堆杂物,下水口被堵,雨天一来,水沿着墙缝去了楼下陈老太家,雪白的墙壁渗出一层黄中带绿的液体,整个天花板都发了霉。
  

陈老太告到法院,法院判令沈老太拆除鸽棚,将公用部位上的杂物清除干净。但沈老太根本没把判决书当回事,于是,案件就到了我手里。
  

最初,我还是抱有幻想,曾经把沈老太叫来法院,耐心地做思想工作,但无济于事。没办法,只有贴公告,限期履行,接着强制执行。
  

期限到了,我带了4名法官、5名法警、6个工程队师傅上门强制执行。去之前,同事还打趣说是“大炮打蚊子”,年近七旬的老太太,至于这么大阵势吗?
  

然而,现实真的很残酷。那天门一开,屋内冲出一名20多岁的彪形大汉,力气可真大,对我当胸一推,幸好我被后面的书记员小曹、小颜扶住。于是,3名男法警加上小曹、小颜,一起上前把他控制住,沈老太立即哭喊起来,我才获悉原来彪形大汉是她儿子。
  

好不容易又跨入房间一步,忽听一声狗叫,皮鞋一紧,一只黑乎乎都看不清原本毛色的狗一口咬在了我的皮鞋。我吓得脸刷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沈老太捡的都是流浪狗,从不打预防针,若被咬一口,后果不堪设想,还好工程队的师傅大榔头一挥,野狗夹着尾巴跑了。
  

沈老太又嚷嚷着要跳楼,我果断下令将沈老太的儿子带离执行现场,对他处以司法拘留15天。沈老太这下急了,差点下跪。我说,今天鸽棚必须得拆,杂物必须得清理,说白了,公用平台必须一物不剩。
  

愚公移山啊,从早上9点一直干到下午6点半,大号编织袋用掉150个。6位工人轮流作业,汗流浃背,杂物清理干净,鸽棚下的水泥板被撬开,污水积了约有10厘米,臭气熏天,最要命的是里面还窜出一只大老鼠,竟然有一只鞋那么长,众人大惊。
  

楼上楼下的邻居都被感动了,有的请我们到空调房里休息,有的烧了绿豆汤给我们喝……
  

收工时,我静静地站在还是湿漉漉的平台上,突然有个想法,若是平台上搭个葡萄架,养些花草,邻里走动,喝个茶、聊个天,那该多好!
  

然而,一年后,陈老太又来哭诉,原来经过一年的收藏,沈老太又把公用平台堆成垃圾场,还在公用走道上装了扇更为牢固的防盗铁门。新的侵权事实,新的诉讼,新的判决书,新的执行内容,唯有老面孔的当事人和我们这些老面孔的执行法官。
  

忽然间,我的眼前又浮现出绿藤缠绕的葡萄架,如果是那样该多好!

 

(本文来源:法制日报政法司法;原标题:如果是那样该多好 上海执行法官日记① ;题图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苏唯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