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首判商铺管理者涉知识产权犯罪案:南京西路淘宝城屡次售假,管理者、装修者皆获刑

2019/9/11 18:25:56

上海首判商铺管理者涉知识产权犯罪案:南京西路淘宝城屡次售假,管理者、装修者皆获刑

文/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陈琼珂

 

在第17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到来之际, 4月24日,上海市法院集中审理、宣判系列知识产权纠纷案件,涵盖了著作权民事侵权、不正当竞争和知产刑事案件等。案件涉及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专利权和知产刑事等多个类别,涉及“淘宝城”、戴森技术有限公司、株式会社普利司通等国内外多个知名品牌或较具影响力的典型案件。

 

知假售假,专门吸引外国团队入城消费

 

在多起的知产刑事案件中,上海三中院判决的“淘宝城”商铺管理案系本市首起商铺管理者涉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备受关注。

 

李某掌控韩城公司并管理南京西路南证大厦“淘宝城”期间,明知“淘宝城”内商铺售假活动高发且多次被行政、司法机关查处、判决,仍长期提供场所放纵、容留商户售假,设法规避工商检查,在“淘宝城”商场设置广播通知近期有公安、工商检查,向商铺收取推广费(即导游费)等费用,向“黄牛”收取高额租金,允许交钱的黄牛拉客进“淘宝城”消费,对不交钱的黄牛予以驱赶,专门吸引外国团队入“淘宝城”消费,从中谋取个人不法利益。在2010年11月至2013年5月间,租赁“淘宝城”商铺经营的商户因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判有罪的案件共计33件,涉案金额共计3亿余元。

 

韩城公司还设置A、B套账户,A套账户主要用于对外结算、缴纳税金,其余主要收入均计入B套账,不对外结算。法院查明,韩城公司向商铺经营者收取推广费524万余元,对外支付导游费388万余元,李某以现金收款不入账的方式牟利,收取“淘宝城”41个商铺的经营箱包费用即扩大经营费合计93万余元。

 

另外本案还涉及万某自2010年起,明知多家店铺售假,且明知为店铺安装的暗格、电子遥控门系为藏匿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暗中销售和逃避查处之用,仍带领装修队在“淘宝城”为多家店铺进行装修。其装修的多家店铺内查获并扣押的假冒注册商标商品共计3827件,市场中间价共计2700万余元。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李某、万某的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综合其犯罪事实,一审法院判决李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违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缴;万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缓刑一年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扣押在案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依法予以没收。上海三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顶格判,央视国际“春晚”被侵案获赔

 

多起知产案件中,法院要么依照法定赔偿的上限下判,要么酌情加大了损害赔偿力度,体现了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

 

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诉上海千杉网络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未经授权网络直播《201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著作权侵权纠纷案,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千杉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费用2万元,尤为引人关注。

 

国际公司经授权取得了中央电视台所有电视频道电视节目之独占性的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广播、提供的权利。2016年初,央视国际授权乐视和腾讯等机构对《2016年春晚》的非独家直播和点播、历年春晚等节目的点播,许可费高达1500万元。就在2016年除夕之前,国家版权局发文,要求任何个人和机构未经许可不得以网络直播、点播等形式传播《2016年春晚》。千杉公司并未获得授权,却于除夕夜在其经营的手机客户端“电视猫视频”上实时转播了这场晚会。央视国际公司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0万元及原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5万元,合计305万元。

 

法院认为,春晚符合汇编作品的构成要件。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手机客户端中对《2016年春晚》进行了网络实时转播,该行为侵犯了原告就《2016年春晚》享有的著作权人的其他权利,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因被告涉案侵权行为的违法所得及原告损失具体金额均无法确定,法院综合考虑《2016年春晚》市场价值较高、主观过错明显等因素,按照法定赔偿最高额判决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费用2万元。

 

另外,上海知产法院还判决了一起涉及同一产品侵犯多件专利的案件,加大了损害赔偿力度。原告戴森技术有限公司申请并获得了“手持式清洁设备”和“清洁设备”两项发明专利权。原告认为,被告爱彼此家居公司和被告爱彼此电子公司向被告爱建公司购买,并通过前两者网店销售的手持吸尘器产品落入涉案两项发明专利权的保护范围,遂将三被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00万元。

 

上海知产法院通过当庭查验和比对后认为,三被告需立即停止侵权行为。上海知产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专利的类型、涉案专利对产品所起的作用、原告专利产品的销售价格、被告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时间、规模、侵权行为的情节、后果等因素,判令被告爱建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45万元。

 

题图来源:新华社